北京冬奥会的雪车项目,将出现上海运动员的身影。他们肩负国家的使命,家乡父老的期望,挑战自我,超越极限,为国争光。可能很多人还不了解,邵奕俊这几名运动员都是跨界跨项投身雪车项目的,为此,他们付出了比旁人更多的心血,甚至牺牲。

2015年国家雪车队组建、来上海跨界跨项选材时,大家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很多人都没见过雪车的样子,更别说该怎么玩了。按照选材标准,雪车选手要求爆发力好,力量足,在上海二体校标枪队的刘蔚就被选去了。被挑中的运动员先是在沈阳体育学院集训,然后去北京集训,筛选出最合适的人选。刘蔚留了下来。

雪车项目和其他运动不同,对运动员和车的重量配比有相当严格的要求,因为选手自重达标,才能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推动雪车。刚到队里时,高个子的刘蔚体重不满90公斤,在教练员的要求下,增重至110公斤。“因为如果你自重轻,就得在雪车上加磅数,这样车推起来肯定慢。”刘蔚的标枪教练严颖解释,爱徒跨项雪车后,自己对这个冬季项目做了不少研究。

跨项前,刘蔚练了六七年标枪,转到雪车队后,训练强度很大,上午下午都有计划,一时不适应。“他去的时候不满20岁,雪车对速度和爆发力的要求非常高,而且他是作为主力推车手培养的,要和最强的舵手配对,所以练得非常辛苦。”严颖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过程,因为刘蔚正从青少年的训练状态向成年运动员的转变,加上年龄小,思想上有些波动,完全正常。

但严颖了解,弟子是个很吃苦也能坚持的运动员。跨项雪车后两年,刘蔚就和李纯健合作,参加了在加拿大举行的全国雪车锦标赛两人车比赛;之后,在德国举行的2018-2019赛季世青赛上,他与队友合作,夺得四人车U23年龄组别的冠军。最近见到刘蔚,严颖发现爱徒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我们的小刘蔚长大了,成熟了。”刘蔚跟师父说,自己现在训练非常专注,是因为心里有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要在北京冬奥会上,为中国雪车项目争光添彩,不辜负国家的培养,队伍的付出,同胞的期待。

刘蔚在雪车队的队友邵奕俊同样是从上海走出去的。在韩国平昌,邵奕俊成为第一位走上冬奥会赛场的上海运动员,他和队友一起,在四人雪车上获得第26名,这是中国雪车首次滑上冬奥赛场。而跨项前,邵奕俊是一名很有前途的铅球新苗,师从奥运冠军隋新梅,那时上海小伙从未想过,自己能驾驭如此惊险刺激的高难度冬季项目。

“从没滑过雪,也没滑过冰,到现在也没滑过,而且我还恐高。”说起自己的跨项故事,邵奕俊总爱这么开场。这位上海小伙原本的梦想是登上奥运会田径赛场的领奖台,结果在他面前,冬奥会的舞台盛情拉开大幕,人生突然开始加速。

虽然人生拐了个弯,邵奕俊并没有迷失方向。在国家雪车队,他因为爆发力强、身体灵活,被选手舵手。1900米的赛道,前30米靠四个人共同努力,后面1000多米就靠舵手掌舵。邵奕俊明白,舵手最需要的,是吃苦耐劳和善于应变。雪车风驰电掣,四人雪车的最快时速可达140公里,这意味着比赛或练习中,运动员稍有不慎便会受伤。一次次训练中,邵奕俊不断尝试与这辆小小的雪车融合,甚至有回还被撞出脑震荡。

弟子经历的挑战,隋新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过,她知道这些困难都不能阻止弟子冲击冬奥会的决心,师徒每次交流,她都尽自己所能,在心理上给他安慰和指引。

“我跟他说,你被撞了,一定是技术环节没有做好,必须回去仔细扣。舵手是一辆车的灵魂,什么时候提前加速,什么时候拐弯,都要和教练做好沟通。”让隋新梅欣慰的是,小邵对自己的要求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严格,“因为项目刚刚起步,国家雪车队聘请了外教,每次训练或赛后研讨,他都会跑到前排,拿着笔记本记下教练说的话。”雪车有许多专业术语,要保证领会教练的意图,就不能依赖翻译。邵奕俊遂自学英语,阅读大量的雪车专业书籍,甚至还去补充了相关物理知识。

在平昌冬奥会代表中国上演雪车首秀后不久,邵奕俊却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家对邵奕俊来说,满是爱的记忆。进了二体校后,他有了运动员津贴,但从不乱花,而是把工资卡交给妈妈,自己只留点坐车的钱。邵奕俊的爸爸老来得子,对奕俊特别宠爱,父子连心,这个消息对小邵好似晴天霹雳。

为了尽可能不影响邵奕俊训练备战,市体育局和二体校都给予他许多温暖。小邵父亲病逝时,隋新梅正在外地带队比赛,她就让爱人代表自己去参加追悼会。这些年,隋新梅保持着与小邵的沟通,就像一位母亲,了解孩子的思想状况,“邵奕俊很顾家,只要队里放假,他就回家帮妈妈带几天小外甥,接送孩子上学,他也知道,我们是他的大后方,避风港,有什么难关,都能闯过去的。”

让二体校领导、教练和队友欣慰的是,不久前邵奕俊转正,成为一名光荣的员。这让他更珍惜自己得到的机遇,肩负的使命。隋新梅鼓励弟子:先做人后做事,既然你是雪车队伍的领头羊,就要做好榜样。此刻,她想起邵奕俊刚进铅球队时的情景:虽然要将手里5公斤的铅球换成7.6公斤的,这个身体单薄的孩子却拿出不畏挑战的劲头,“他一定会在自己的梦想道路上走得更远。”

平昌冬奥会,最后一个比赛日,男子四人有舵雪橇,邵奕俊作为舵手带领中国队登上冬奥会舞台。对上海冰雪项目来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国家雪车队成为冬季项目中,跨界跨项选才政策最大的受益队伍之一。

2017年以来,先后有8名上海运动员入选国家雪车集训队,目前在国家队,除了邵奕俊,还有刘蔚、应清、甑恒共四名上海运动员入选备战北京冬奥会,他们都是从上海二体校的莘庄田径基地走出去的。四人跨项前的项目分别是铅球、标枪、跨栏和十项全能。邵奕俊如今担任雪车队队长,应清出任雪车女队分量最重的舵手。这些选手跨项成功,有自己的努力,教练的培养,同时也证明,从更广的范围来说,田径是跨界冬季运动的第一大项,成为冬季项目选材的富矿。

代表中国上演雪车首秀后,邵奕俊说:这是他和队友四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中国雪车的一大步。因为它改变的不只是自己的体育人生,更是圆了中国冬奥会的梦想。上海市体育局与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签订国家雪车队合作共建协议后,去年疫情期间,上海也主动承担、全力保障国家队在沪的封闭集训。

北京冬奥会,是中国首次在家门口主办冬奥会,在雪车项目上,邵奕俊等上海选手担负着更大的责任,也带来更大的希望。就像运动员自己体会的,平昌冬奥会是初体验的线月的北京冬奥会,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中国雪车选手,将向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击。我们有硬件最棒的赛道,最细致的后勤保障,最热情的现场观众,期待邵奕俊们全力以赴,放手一搏,展现中国雪车的风采,展示上海运动员的风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