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是史无前例,因为这是一场由中国举办,由战俘参赛的一场国际赛事。中国人民志愿军两个半月就把联合国军赶回三八线以南,过程中俘虏了大量的联合国军,这些战俘集中在鸭绿江畔的碧潼战俘营集中管理,坚决执行人道主义的仁慈和宽大政策,规定眼不红(不枪杀)、手不动(不虐待)、俘虏人格要尊重(不侮辱)。这可不是老好人犯傻,而是五千年战争史的积淀和总结,你明知道我挖了坑你还不得不跳的千古阳谋。

战俘营1951年2月在朝鲜平安北道碧潼郡设立,此时前线战事吃紧,也不可能留太多人管理战俘,就让战俘们根据自己的国别、信仰等成立管理俱乐部,组织战俘们开展文娱体育生活,改善福利生活,并反映战俘们的意见和要求。志愿军一般也不会干涉,这些俱乐部很快就利用战俘营的操场组织起来很多体育赛事,志愿军的队伍有时也会去跟着一起切磋切磋。

五次大规模的战役之后,战线基本沿着“三八线”稳定了下来。物资供应就有了保障,志愿军俘管处领导充分考虑了战俘俱乐部委员会的意见和要求之后,志愿军经过层层请示,特批准于1952年11月15日至27日在战俘五团驻地碧潼举办一次大型运动会。来向前世界展示我方优待俘虏的政策。

运动会的筹备委员会迅速成立,以俘管干部为主,选取有赛事组织经验的战俘协助,筹委会第一次开会讨论第一个问题就是运动会起个什么名呢?有人说叫“反战同盟运动会”,有人说叫“战俘营运动会”,最后一位美国黑人里奇提议:“这次运动会有十多个国家的战俘运动员代表参加,像一个大型国际盛会,就叫做‘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吧!”与会者一致赞成,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奥运会,由中国举办,却是在朝鲜境内,各国没有停战,却是为呼吁和平而举办,不是一般的运动员参加,而是13国俘虏参赛,没有国际奥委会的授权,而是志愿军严格按照《奥林匹克宪章》,采取内外有别的原则操办。经过两个月的精心筹备,一切准备就绪,战俘奥运会如期举行。原本应该按照国别进行参赛,但因为各国战俘人数不均,为公平起见就以各战俘所在营地为组织参赛。五个俘管团、两个俘管队均选出了运动员代表队,英、美、法、加等14个国家和地区的战俘运动员代表共500多人参加,各队伍在衣服上写着“CAMP”(战俘营),标着从1到6的号码。另外还有200人的啦啦队气氛组。

大会会场设在碧潼中学操场,由松柏枝扎起的巨大牌楼上挂着此次大会的会徽,外围是“战俘营营际奥运会1952”蓝底白字的会名,内圈是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和一只展翅欲飞的和平鸽。会徽下的巨大匾额上用中、朝、英三文书写“和平之路”,主席台上方挂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和此次运动会的吉祥物“和平鸽”,主席台左侧是奥运主火炬台,而悬挂奥运的升旗台则设立在会场正中央。

1952年11月15日上午8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碧潼战俘营奥林匹克运动会”正式开幕。第一项就是向在战争中牺牲的敌我双方将士致哀,这是在这在战争史和运动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其后志愿军军乐队演奏《友谊进行曲》、《保卫世界和平》等乐曲,在乐声中运动员和裁判员方阵入场,美国战俘小威利斯手持火把绕场一周之后将火炬交给了大会主席王央公,点燃圣火之后,奥林匹克五环旗在运动场上冉冉升起,王央公致辞:“为了体育的发展,为了有一个幸福和安全的环境,和平是必须的和最基本的,未来属于和平。”最后是奥运委员、裁判、运动员用中、朝、英三国语言庄严宣誓。奥运会正式开始了。

此次奥运会共进行了田径、球类、体操、拳击、拔河等27个项目,没有游泳池所以无法举行水上项目。参加橄榄球、篮球、排球、足球、垒球等项目的运动员最多达到359人,其中以美国战俘最多,在赛场上成绩也是美国人最突出。

虽说是战俘,但这些运动员水平可不低,首先是田径赛场上的成绩突出。在百米赛中,20岁的美国黑人选手约翰.托马斯以10.6秒的好成绩摘得桂冠,要知道当时的世界纪录才10.2秒,可以说是田径天才了。而曾经参加1949年美国陆海空三军奥运会并获得百米金牌的诺曼已经29岁了,确实有点“老了”,这次只以11.6的成绩遗憾摘银。两百米赛中,美国的威廉.克林顿一路领先,连中三元,在预赛、分组赛、半决赛中都是连下第一,最后的决赛一惊人的27秒夺得冠军,也是因为这次战俘奥运会他发现了自己居然还有这本事,干脆全身心投入做了个职业田径运动员。

处于竞赛白热化阶段的3000米长跑,前四名全由南朝鲜选手包揽,李相根以10分33秒的成绩勇夺第一,就这水平还是没能从志愿军手里逃掉的,可见南朝鲜人在逃跑上确实是天赋异禀。

而我们的橄榄球比赛就更加热血沸腾了。第五战俘营5A代表队跑得快、扔的远、断得快、打得狠,简直是把第四战俘营踩在地上打,不过很可惜,进攻时手球犯规,多次被罚到15码线以外,最终双方奇迹般的打成0:0,你是不是觉得第四战俘营躺赢了,没那么简单,根据橄榄球规则,双方得分相同,则所得总码数多的一方获胜。第五战俘营有112码,第四战俘营才56码,所以第五战俘营赢得了比赛,那第四战俘营真本事没有,闹事倒是厉害,坚决不服,理由是第五战俘营频繁犯规,让他们主力队员负伤,胜之不武。那没办法了,经过双方“友好”的协商之后,决定让“上帝显灵”,扔硬币看正反,最后第四战俘营还是输了,把脸丢在粪坑里滚了三趟才认输。

在重量级拳王争霸赛中,对阵双方都是美国人宾夕法尼亚州的人,两家只隔了30英里,老乡见老乡刚开始还搂抱在一起难舍难分,但后来就一通老拳招呼得双方两眼泪汪汪了,只见先是一个左勾拳,后是一个右交叉拳,德雷克扑倒在地,十秒之后,康纳成了此次奥运的拳王。

有成绩好的当然也有成绩差的,英国战俘瑞安可能是参加项目最多的一个了,先后参加了100米、200米、400米跑和110米跨栏,还有跳高和足球比赛,不过遗憾的是广撒网却没能多捞鱼,也只能安慰他重在参与了。不过这种锲而不舍、屡败屡战的精神还是值得鼓励的。

为期十二天的比赛结束后,第五战俘营以4金3银获得团体优胜第一名,第一战俘营以2金1银获得第二名,第二战俘营以2金1银获得第三。乐队奏响乐曲《友谊进行曲》,三名运动员代表全体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向志愿军赠送“我们的感激与友谊”锦旗。随后就是激动人心的颁奖仪式了,战争期间没有金银铜,可奖品是半点也不含糊的,中国最顶级的工艺品刺绣、檀香、景泰蓝、漆器、玉雕等应有尽有,除此之外,还给每位参赛选手和志愿者颁发了一枚做工精致、设计新颖的纪念章。

在闭幕式上,大会主席王央公向所有人宣布了一个特大喜讯:“联合国军于1952年10月14日向我方发起的上甘岭战役,双方激战43天之后,终于在昨天宣告结束,联合国军伤亡人数在8000人以上,美国觉得这是一次失败的作战,我却说这是一个特大喜讯,联合国军军事行动的失败必将又一次带来停战谈判的恢复,学员们,你们的回家愿望一定能早日实现的!”

此时此刻,许多运动员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争相登上主席台,发表讲线年奥运会的风采,文化、信仰、种族、肤色都算不得什么。我们是聚居在一起的人类,都具有完全平等、互相尊重的感情,应该一道生活在友谊与和平的环境之中。

跳高第一名,美军下士威林布里朗诵诗歌:“为什么战争仍在继续,人们还在失去生命,为什么和平还不能成为世界的主旋律,在这里体育比赛是那么有趣,在那里与死神的竞赛还在进行。”最后志愿军军乐队奏响《友谊地久天长》,参赛队伍陆续退场,此次战俘奥运会圆满结束。

冷战期间意识形态斗争大于天,1951年11月14日,美军在釜山召开新闻记者发布会,声称据可靠消息,共军在朝鲜杀死了5500名美国战俘和290名其他盟国战俘,第二天,他又将被杀害数字提高到了6270和420,还把日本当年对美军战俘进行“死亡行军”也按在中国头上。其目的,一是告诉所有参战士兵,战场上一定要拼命抵抗,做了俘虏会生不如死。二是占据道德制高点,将破坏停战谈判的责任全部推给中国,到时候交换战俘也可以大做文章。

中国可是打了五千年的仗了,你这点手段抬出来都不够看的,中国遵守《日内瓦公约》优待俘虏的消息传来,狠狠地往美国人脸上扇了一巴掌。自此联合国军不会再与中国硬碰硬,稍微有点打不赢的苗头就干干脆脆地投降了,拉着志愿军就喊同志,我也是无产阶级啊!志愿军也不用次次都是硬战苦战了。

除了战场,欧美各国也是后院起火,志愿军通过各种手段向战俘家属传递家书,谁要是敢拦着,战俘家属敢把国会地基都给你铲了,收到家书之后这些家属更不淡定了,群情激愤,一位战俘的父亲一个月内征集了一百万人和平签名的请愿书递交给了杜鲁门,民意汹涌,美国也不得不好好思量后面怎么办。英国战俘的家属们就更厉害了,全国重要的报纸上最大的版面全是这些呼吁和平的家书,丘吉尔都要致电美国要求他们不要拖延战争,后面直接派出自己的代表参与停战谈判,绝不让美国有机会拖延谈判。

上甘岭战役和战俘奥运会开始时正好是美国第34届总统大选,艾森豪威尔以许诺结束朝鲜战争而成功当选,为了逼迫中国在谈判中让步,这位军人出身的总统首先想到的就是向中国施加更为强大的军事压力,他怂恿蒋介石,连都想搬出来遛一遛。可惜今时不同往日,他面对的是散发巨大人道主义光芒的新中国,要敢乱来,不仅中国人民不答应,美国人民也不答应。1953年2月7日,主席表明中国政府的态度,要与美帝国主义奉陪到底。直接把美国的歪门邪道给顶了回去,美国不得不寻找恢复谈判的借口,找来找去只能找战俘了,可整个朝鲜战场上所有俘虏的心都偏着一方,可以说是要饭都张不开嘴了。

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议正式签订之后,双方互遣战俘,有21名美军战俘和1名英国战俘拒绝遣返,坚决要留在中国。这22名之中12名都是战俘营奥运会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可见这场奥运会的成功。

他们在声明中写到:“当我们被送到朝鲜来拯救美国,抵御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是很担心的,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它怎么会威胁到美国。我们来了又听说如果被俘一定会遭受酷刑,然后被杀死。我们刚开始被俘的时候,以为这种待遇是他们的宣传手段,但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窥见了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宣传和实际情况是完全一致的,在这个社会里,我们有表达自己思想的自由,而在美国‘生活方式’之下,我们听到的所有关于和平与自由的论调都是在践踏自由与和平。”

“在美国军队里我们经常听到必须要消灭人,必须要准备攻打苏联这一类的训话,但在战俘营里,没有人提到应该去攻打美国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一个人讲过宣传战争、煽动仇恨的话,相反,我们学到并且是鼓励我们更加热爱我们的美国人民,尽自己的全力让他们不再受战乱之苦。当美国人民真正获得了他们口中宣传的那种自由的时候,我相信美国人民也会张开双臂欢迎我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