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判断一个郊区楼盘的档次高低,主要看这个项目或周围有无高尔夫球场。为了抬高楼盘身价,一些开发商总是想方设法与高尔夫球场“套近乎”,甚至不惜重金规划建设高尔夫球场,以期吸引各路“富豪”前来置业……

时过境迁,过去对于郊区别墅楼盘来说,高尔夫球场是最好的“嫁衣”,现在却越来越成为“鸡肋”。与过去高尔夫球场门庭若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在很多高尔夫球场的赛事都在大幅度减少,投资经营商不仅要付出高昂的球场维护费,同时还要付出不菲的人员成本。面对球场直线下滑的经营状况,不少球场管理方开始找项目的幕后老板——开发商申请费用。可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不少开发商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财力为球场“补亏”?

不是所有靠近高尔夫球场的楼盘都可以贴上“高尔夫”的标签,也不是所有与高尔夫有关的楼盘都很好卖,市场随时都在发生变化,消费者的观念日趋成熟,成都周边的高尔夫楼盘的路在何方?从4月开始,记者在成都市内进行了为期2个月的高尔夫楼盘调查。

记者在蒲江别墅项目花样年大溪谷看到,该楼盘内的高尔夫球场十分显眼。记者到访当日,前来打球的人较少。据工作人员介绍,平时打球的人并不多,客流主要集中在周末。

“现在明显没有以前生意那么好了,听老员工也这么说,来之后发现有落差”,从云南来大溪谷当高尔夫球童的小林告诉记者,他在老家听说当高尔夫球童收入很高,于是刚刚达球童要求的年龄,他就来大溪谷当了一名球童,入行不到半年。目前他平均月收入3000多元,包括底薪和小费,“每个月有1200元的底薪,其他都要靠小费,每场球可能有两三百元的小费,生意好场次多时小费就拿得多,多的时候一个月工资能有四五千元,但这两个月都比较少,平均下来3000多元。”

对于昔日高尔夫球童月入上万元的“传说”,小林表示球童收入大部分都靠小费,小费又直接与进场打球客人的多少挂钩,接待的客人少,收入自然少。不过,小林说自己是新人经验不足,对于球童高收入的梦想,才17岁的他仍然期待在蒲江这个小县城的高尔夫球场中能实现。

尽管只有几个人在打球,但高尔夫球场每天都需要养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负责球场养护的人达40多名工人,每天早上,都会对整个场地进行护理和修整,这无疑是一大成本开销,“如果当天打球的人实在很少,就只有球童上场来负责这项工作”。尽管目前前来大溪谷打球的人较往日少,球场仍然在“扩容”,在现有18洞球场的基础上,销售经理介绍今年将有新建设好的42万平方米C场对外开放,整个球场扩展成27洞球场。

蒲江距离成都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目前大溪谷高尔夫球场单场价格不低于1500元,周末更是高达2500元以上,这个价格包括一晚住宿,主要是为了留住前来度假的客群,“本地的也有,主要是成都市区的客人,这里离成都不远,但环境比较清静,可以吸引一些高尔夫爱好者来度周末”。现场一位打球的人士告诉记者,小县城的高尔夫球场生意严重依赖周边大城市的度假客群,大溪谷主要吸引的是成都的高端消费者,可以说成都高尔夫热度的强弱,直接决定了此地高尔夫球场的生意。牧马山俱乐部:四川老牌高尔夫“吃老本”

记者在牧马山四川国际高尔夫俱乐部看到,作为成都最老牌的高尔夫俱乐部,公共设施和场地稍显陈旧,并未见任何活动的举办信息。由于星期四是该俱乐部的对外开放日,前来打球的人较多,露天停车场所剩空位不多。

5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通报了北京、云南、辽宁、宁夏4个省(区、市)5起违法占地、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案件。包括北京老河湾投资有限公司、云南省腾冲雅居乐置业有限公司、云南省腾冲鸿立投资公司、沈阳千湖体育运动公司、三弦(宁夏)世界穆斯林城公司等违法占地、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案。

早在2011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等11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但是仍有一些地方和企业顶风建设、拒不停工高尔夫球场。

通报称,这些新建球场项目都违法占用耕地,往往打着体育公园、生态园、休闲园、绿化项目等旗号,绕开有关部门立项和规划的审批监督而顶风兴建,这也让一些逆禁令而上马的项目,有了一定的迷惑性。目前,球场相关设施已被拆除,有的正在履行行政处罚程序,两家已被罚款约1000万元。相关责任人员已被追究责任或正在查处。

在知情人士看来,违规高尔夫球场之所以被叫停,除了占地面积比较大,球场在运营中存在高耗水、高污染的现象。据悉,高尔夫球场对于水资源的消耗量非常惊人。据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场地管理委员会秘书长苏德荣计算,仅一个18洞的标准球场,平均每天耗水量在2000至2500立方米,一年下来要消耗40万吨水。根据材料显示,2010年北京高尔夫球场累计耗水量近4000万立方米,这个数字相当于一个人口达百万的中等城市全年的生活用水量。

除了耗水量巨大,高尔夫球场为了维护草坪而大量使用的农药、杀虫剂、化肥也会给环境带来极大的污染。一份高尔夫年度报告显示,一个占地达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虫剂、杀菌剂至少达13吨,而这些化肥农药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随雨水流到附近的水库、河流,甚至渗入到地下。(麻婧 周显彬 文强 胡龙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