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间站核心舱,3名航天员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跑步、听音乐、玩乐器,甚至还打起了乒乓球。

汤洪波说:“跟家里人打电话,感觉近在咫尺。这种心里距离的减少,会让在太空飞行的孤独感消除很多。”

采访中,刘伯明说:“我最难以忘怀的还是开舱门出舱的那一刻。俯瞰美丽的地球家园,横望远处的天地线,月亮仿佛就在我左手边高高悬挂,右侧太阳直射过来,真是惊叹宇宙的浩瀚神奇。两次出舱感言也是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宇宙浩瀚路迢迢,亿万儿女架天桥。”

谈及“把东北话带到了太空”,刘伯明说:“第一次出舱瞬间,我是想跟网友分享的,但是时间紧迫、任务重,我可能东北话明显了一些,简短的两句。”

两次出舱活动之间,汤洪波谈及,他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回到地球,跟家人合影。以前我们都站一排或者前后站,这次我来个不一样的,然后我就蹦起来,在空中跟他们照相。后来我又一想,回到地球了,失去飞行的特异功能了。”

聂海胜说首先是要把舱外服干燥好、储存起来,以便后续航天员继续使用。其次,要继续完成科学试验和实验项目。此外,还要加强身体锻炼,加强骨骼和心肺功能,为着陆做准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