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暑期档,一部根据话剧改编、主演零明星的喜剧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演逆袭好戏,成为当年影市上的一匹黑马。今年贺岁前站,和《夏洛特烦恼》系出同门,根据同名小剧场话剧改编、由话语原班演员主演的《驴得水》(10月28日上映)未映先火,在之前的数十场的大学校园试映收获了上佳的口碑。片中,任素汐扮演的民国支教女教师张一曼,看似风骚实则善良,追求自由但守得住底线,最终却以悲剧收场,感动了众多的观众。任素汐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感慨地表示,张一曼是她身体里的一颗种子,也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不为人知的自己。五年的互相陪伴,任素汐的性格丰满了张一曼这个角色,张一曼也反过来影响了任素汐。

说到与张一曼的五年相伴,就不得不说起任素汐与《驴得水》的导演之一周申的相遇。任素汐在中戏导演系上学的时候,周申就是她的老师。“他带了我们一学期,那时候我们交际不深,只是刚好我分在他那个组。半学期下来,他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学生,我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老师。”任素汐说,从那时开始,她就挺信任周申的,觉得周申是一个敢说话、不违心的真诚的人。

毕业之后,任素汐演了两年话剧,有一次周申来看她的演出,看完跑到化妆间门口,把头探进来说:“嗯,任素汐,你现在演戏已经开窍了。”说完就走了。“你要知道,周申是一个不轻易表扬别人的人,这次他说了这样一句话,让我当时觉得,哎哟,天都亮了的感觉。”在那之后不久,周申就找到任素汐,希望她演话剧《驴得水》里的张一曼。当时任素汐连剧本什么的都没看就马上点头答应了,她觉得可以跟周申合作,演什么角色都行。

周申是这样形容与任素汐合作的缘起的:“素汐以前是我的学生,我教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对这个事业很认真努力,但当时不觉得她有多少才华和天分。后来有一次我看她在一个戏里演配角,看完后我觉得其他人都没有光彩,她最有光彩——她开窍了。于是那次以后就觉得一定要和她合作。”

电影《驴得水》路演和观众交流的过程中,任素汐时常会忍不住就红了眼圈,她曾自嘲地说:“我这个人,就是眼窝子浅。”事实上,张一曼这个角色陪伴任素汐走过了五年的时光,感情非常深。用她的话来说,“好的坏的,都是我的。”所以她才特别容易落泪。

电影《驴得水》里的张一曼,表面上看是一个在男女关系上比较开放的民国女教师,“睡服”是她最火的一句台词。任素汐坦言,在了解到这个人设的时候她心里是有点打鼓的。“这个张一曼给人一种逮谁都想在一起的感觉。我就想:这好像跟我离得比较远。虽然我也有点二,但是另外一个方面的二,并不是这个方面的。”周申却开解她:“没关系,我们就是根据演员的自身性格创作人物。”于是,任素汐本人的性格特质被加入到了张一曼这个角色中,使得这个原本可能会很风尘气的女子,变得坦诚而可爱。任素汐笑着说:“我自己分析,可能是我性格中像男孩的部分太多了,综合了这部分东西(风尘气),结果倒是好的。”

任素汐的性格丰满了张一曼这个人物,她同时也承认张一曼反过头来也影响了她自己。“演了张一曼之后,我变得更敢于表达自己情感了。可能张一曼的有些特质本来也是我心里藏着的特质。她把这种特质诱导出来了,让我更好地认识自己。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有这样的作用,能像镜子一样照到自己。”

《驴得水》的话剧连着电影,任素汐演了五年的张一曼。但她其实是中戏导演系毕业的,毕业之后却走上了表演的道路,一路从观众比演员还少的小剧场走到了如今的大银幕。记者好奇她毕业之后为什么没有做导演,任素汐解释称,她那届的那个班叫做导表演混合班,本来就是二合一的。“我们班有12个学导演的学生,有24个学表演的学生,我是12个当中的一个。但当时我们的导演课和表演课是一起上的,大家学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在那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对表演的兴趣更大一些。再加上我是我们班年纪最小的,我导别人,别人都不听我的。都是大哥哥大姐姐们,我也不太好意思指挥大家这样那样。反而别人让我演什么我都愿意去演,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演员。”

那么现在没有做导演的想法吗?任素汐坚定地回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我非常享受做演员,享受把自己拿出来给大家看这件事,我就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大家看看了。我很愿意把自己有的所有东西分享给每个人,当然做导演也可以达成这样的愿望,不过做演员更直接一些。演员的情感表达出来,观众接收到的那一刻,我感到幸福无比。”

人民网北京7月24日电(记者杨磊)北京时间24日下午,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分组循环赛在青海城市体育公园继续进行,中国队9-19不敌俄罗斯奥运队,遭遇首败。 比赛开始,俄罗斯奥运队先声夺人,凭借熟练的无球配合和稳定的外线的领先。…

人民网北京7月24日电(记者胡雪蓉)北京时间24日,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混双比赛打响。赛会头号种子、中国组合许昕/刘诗雯首轮对阵加拿大组合王瑧/张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